川观智库丨一次跨省域调研发现的新质生产力培育“三大逻辑”

2024/5/13 15:08:00 发布者:daijun 来源:川观新闻 浏览次数:4670

成都超算中心。超算中心供图

        川观新闻记者 张守帅 李欣忆 王眉灵

        这是一场远足跋涉的“寻新记”。

        当高质量发展成为新时代的硬道理,当新质生产力引领新未来,过去两个月,我们从西南到东北,从粤港澳到长三角,从渤海之滨到塞外青城,潜心问道于布局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的10个城市,也走进川内众多企业蹲点调研,触摸和感悟创新中国的蓬勃律动。

        广袤大地上因“新”而变的图景如此壮阔。“国之重器”中国散裂中子源,与东莞产生奇妙反应,曾经的“世界工厂”不断结出源头创新硕果;人工智能技术突破,让上海张江驶入AI辅助新药研发的快车道,耗时由“年”变“月”,降本增效肉眼可见;中国南山·无锡车联网小镇,以整座城为“试验场”,用100余项应用场景推动物联网企业加速“裂变”;志在打造“中国工业无人机第一城”的成都,已将“飞行汽车”梦想照进现实……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新质生产力是创新起主导作用,摆脱传统经济增长方式、生产力发展路径,具有高科技、高效能、高质量特征,符合新发展理念的先进生产力质态。沿着总书记指引的方向,我们看到,各省市既瞄准最前沿,勇闯“无人区”崛起“新高地”,也用新技术赋能传统产业,为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动力。

        三人行必有我师,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相信,先进城市、先发企业探索出的好做法好经验,能够为四川各地培育和形成新质生产力提供样本、带来启示。

        新质生产力“源头说”

        从技术革命性突破中寻路径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特别是以颠覆性技术和前沿技术催生新产业、新模式、新动能,发展新质生产力。

漫步者消音室。

        “对于企业而言,不创新就是‘死’。”与我们交流,东莞市漫步者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定坤言语之间透着紧迫,这是一家生产耳机的企业,“产品生命周期只有八九个月,这个月很火,也许下个月就凉了。”

松山湖高新区航拍。

        企业发挥着科技创新主体作用。漫步者所在的松山湖,创新氛围浓厚,50多位院士常年在这里工作,5000多名博士活跃在各类企业和研究机构,还有数以万计的工程师、研发人员等,用新技术引领智能移动终端、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等向更广阔的领域跃升。

        东莞掀起“AI”热潮。vivo发布旗下自研通用AI大模型矩阵,OPPO发布行业首款通过国家测试标准的AI手机,华为Pura70甫一发布相关AI功能即成为热点话题……以AI手机为代表的“东莞造”新物种在市场中掀起波澜。

        许多企业家对我们表示,2023年中国“新三样”(新能源汽车、锂电池、光伏)产品合计出口1.06万亿元、同比增长29.9%,说明只有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创新,尤其是掌握革命性技术,才能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英矽智能自主研发建设的自动化机器人实验室。受访者供图

        在吸引了全国五分之一生物医药领域高水平科技人才的上海,英矽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使用AI技术辅助,不到18个月即成功研发出用于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的小分子候选药物,打破了耗时10年、投资10亿美元才有可能上市一款新药的业界“双十定律”。在把人工智能列为1号创新工程的四川,成都恒图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率先上线一站式AI视频制作平台Clipfly,目前最长可以生成8秒视频片段,超越业内大部分竞品。

        不难看出,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卫星网络、无人机、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具有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深度融合、“双轮驱动”的特点,正成为培育和形成新质生产力的重要载体。

        用机器人生产机器人,我们走进我国规模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沈阳新松浑南智慧产业园,俨然来到了“机器人王国”。工程师那鹏调试的是一款为船舶定制的弧焊机器人——它拥有超强大脑,可自动识别焊缝、自动规划焊接路径、自动生成焊接程序。他说,去年初公司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朝着人形机器人方向挺进。

        青岛地铁6号线最近刚刚开通,我们造访全国第一条全自主运行系统(TACS)的线路时,发现与以往依靠轨旁设备控制列车不同,TACS为列车配上了“最强大脑”和“千里眼”,能够根据前后方列车的状态信息自行判断何时跑、何时停、何时回。青岛地铁集团设备技术部二级总监左旭涛说,“列车可靠性由99.99%提升至99.9996%,6号线折返效率提升17%,运营高峰期时每小时可以多上线6列车、多运送约8000名乘客。”

国家级江苏(无锡)车联网先导区展示中心楼前,停靠着一辆无人小巴。

        我们在青岛看“一条线”,到了无锡则惊讶于“一座城”。无锡被称作中国物联网“首航之城”,其锡东新城是实现车联网基础设施全域覆盖的完整“试验场”,自动驾驶小巴在这里常态化运行,无人配送为新城美好生活提速,诸多“黑科技”“试”出了超4000亿元的物联网产业集群。

        从地下、地面到空中,低空经济按下蓄势腾飞“加速键”。成都eVTOL(电动飞行汽车)企业沃飞长空,不仅是国内首家“有人驾驶载人eVTOL”进入适航审定的企业,还在国内公务航空领域率先获得100架订单。“中央明确提出打造低空经济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要把握机遇,用全自研产品将低空出行的梦想尽情绽放。”沃飞长空CEO兼首席科学家郭亮如对我们如是说。

沃飞长空研发的AE200适航技术验证机。川观资料图

        颠覆性、前沿性技术,可能由企业创造,也可能在高校和科研院所静待转化。西安三角防务股份有限公司与清华大学深度合作,实现我国航空大型部件从分段焊接向整体模锻迈进。这样组团的创新联合体,在西安阎良航空基地比比皆是。企业出考卷、实验室来答题的创新“小气候”,既注重“从0到1”的原始创新,也注重“从1到N”的产业转化,产学研用紧密合作正成长为茂密的创新“大雨林”。

西安阎良航空基地的创新孵化中心。

        新质生产力“辩证法”

        传统产业深度转型焕新彩

        新质生产力正在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发展方式转变。我们来到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的“发家地”宁德市,看到其工厂里每1.7秒就有一个锂离子电池电芯下线,每20秒就可装配完成一个电池模组;摄像头精准捕捉每个产品的高清图像,并通过AI算法进行实时分析,规避产品瑕疵。

宁德锂电新能源小镇。

        如果说新兴产业、未来产业具有形成新动能的先天优势,那么传统优势产业通过智能化、绿色化、融合化转型,也能成为培育新质生产力的主阵地。

        湘江北去,橘子洲头。长沙制造的工程机械遍布神州大地,工程机械是传统行业典型代表,但在这里却持续保持“超级进化”状态。湖湘大地上,国产最大直径盾构机、全球首台超万吨米级塔式起重机、全球最高高空作业平台、全球最大上回转式塔机等一系列创新产品不断刷新行业纪录,而且设备的智能化水平越来越高,如在无人驾驶潜孔钻机、无人矿卡等产品及技术支撑下,“无人矿山”应用案例越来越多。

        中国铁建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坚持的一项原则,令我们备受触动:只开发能够填补国内外空白的产品,且产品市场占有率和科技水平必须处于国内行业前三名。以其为代表的盾构机国货品牌拿下全球七成市场份额,而在15年前中国近95%的盾构机依赖价格高昂的进口产品。

        同样是传统行业,温州市乐清电气集群入选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以县域身份跻身“国家队”。“先进”到底体现在哪?当地经信部门负责同志向我们解答:一是市场份额,全国65%的低压电器产自乐清;二是创新能力,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出发,“乐清造”探索出更多的细分领域,如防爆电器、避雷电器、防水防腐电器等,每增一个领域极有可能诞生一个“隐形冠军”;三是数字化转型示范效应,近三年全市完成937个技改项目,靠手工作坊起家的温州天力弹簧有限公司,引进近百台“八爪机”,生产一个头发丝粗细的弹簧只需不到一秒时间。

        “智改数转”拓展出传统产业的新天地。2023年,四川工业企业关键工序数控化率、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分别达59.4%、81.7%,智能制造就绪度达20.2%、居全国第4。今年春节过后,省委更是以“新春第一会”形式召开了全省推进新型工业化暨制造业智能化改造数字化转型工作会议,着重就加快制造业“智改数转”作出部署。

东方汽轮机叶片加工黑灯产线车间。

        智能工厂、数字化车间,指挥屏、驾驶舱,传统制造业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革。我们深入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建成的“黑灯工厂”,见证车间24小时无人干预连续加工,这样的数据无疑令人振奋:毫秒级精准定位,40秒内智慧供料,加工精度达0.03毫米,质量合格率达99%,人均效率提升650%。

        三一重工长沙18号工厂,2022年登上全球“灯塔工厂”名单,全部9大工艺、32个典型场景实现“聪明作业”,45分钟就能组装好一辆重达46吨的泵车,真正做到了“一块钢板进,一台泵车出”。18号工厂可生产263种机型,“大块头”的“小批量”生产能力称得上“大象跳舞”。

航拍呼和浩特“一号工程”:伊利现代智慧健康谷。

        来到呼和浩特,我们感叹于一杯牛奶的“极限”制造能力:在奶源环节,牧场已经相当智能化,经过训练的奶牛自动排队走上转盘,平均8分钟完成一次自动挤奶,各种智能设备的加入,让“无人化”养牛真实呈现。在牛奶工厂,全球最高速的灌装机,以每小时4万包、平均1秒钟11包的速度灌装牛奶;这头硬纸进去,那头牛奶盒出来,库卡机械手、AGV无人驾驶小车和高空输送链等环环相扣将这些牛奶盒自动打包入库……

        站在这样的工厂,看着像一条条瀑布般流淌的生产线,不得不感触:因为数字化的加入,老牌的制造业企业,既不老套,也不老派。今年四川实施制造业“智改数转”行动以来,相关在建项目接近1500个、总投资超过4600亿元,一批把握趋势“调头”的大船,向着未来的星辰大海,再次扬帆远航。

        新质生产力“组合论”

        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引质变

        创新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内在要求,技术和业态模式需要创新,管理和制度也要变革,因为新质生产力以劳动者、劳动资料、劳动对象及其优化组合的质变为基本内涵。

        生产要素不同配置有不同效果,错配、失配、低效配,往往造成堵点、痛点、难点。 土地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近年来,工业用地供应愈发趋紧,优先保障谁才是公平和有效的?我们这次在乐清发现了一个新探索,叫做“数据得地”。

        众所周知,浙江在全国最早推行“亩均论英雄”改革,乐清市在此基础上,创新出台“数据得地”预评审工作机制,围绕企业成长、经济效益、技术创新、质量建设、转型升级等指标进行量化评估,根据赋分排名情况,将有限的土地资源,向优质企业和项目倾斜集聚。“不找书记亮数据、不找市长找市场”,乐清用客观数据替代干部拍板,从“人工筛选”向“数据智配”升级,确保好企业、好项目心无旁骛深耕产业领域。

        解决共性和关键性技术难题,有助于整体提升现有产业竞争力,也有可能孕育出未来产业新赛道。长沙一个新型研发机构——湖南国重智联工程机械研究院,颇为与众不同:它由长沙市政府牵头,带动产业链上下游14家单位共同组建。国重智联肩负长沙创建国家工程机械创新中心的运营实体职能,已“揭榜挂帅”多个重大项目并产出了实际成果。

        研发前期投入巨大、风险高,很多企业都“想投而不敢投”。怎么破题?混合所有制的沈阳机器人集团走进我们的视野。该集团注册资本2.4亿元,其中沈阳产研院(一家无行政级别的事业单位)投资1.5亿元,占比62.5%;新松机器人公司投资0.9亿元,占比37.5%。

沈阳产业技术研究院。

        “由国资机构与龙头企业合作成立研发公司,在国内比较罕见。”沈阳市国资委主任兼沈阳产研院院长邵文龙解释,在这一模式中,国有资本作为纯研发投入,按“里程碑”拨付,形成及时止损机制。机器人集团盈利主要来自研发产生的知识产权、科技成果,以及后期孵化出项目公司进行市场化融资,待估值提高后获取股权收益,以保障国有资本保值增值。

新松机器人公司的工业机械臂。

        如何找到好项目?从“找项目的人”发力。沈阳产研院引进了120名项目经理,他们从研发人员转型而来,相当于把下厨做菜的“厨师”变为发掘美食的“向导”。业务经理山天涯,就凭借敏锐的嗅觉,从其他研发机构发掘落地了超薄智能搬运机器人等项目。

        高校是科技创新的重要策源地,但束之高阁的成果也不在少数。“科研成果从基础研究到产品产业化,是一条U型曲线,中间这个凹度如若‘死亡之谷’。”西北工业大学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家大学科技园主任符新伟告诉我们,西工大构建了以科技园为核心的服务体系,助力成果转化跨越“死亡之谷”。

        学校把知识产权、科技成果转化以及作价投资所形成的股权,交给科技园统筹管理,构建了职务科技成果从知识产权形态到股权形态的全链条管理体系。科技园有组织地开展成果转化,从概念验证到建设小试中试基地,再到寻找应用场景,积极整合对接各种资源,为科技成果转化提供“孵化器”“加速器”。西工大已吸引社会资本22亿元,孵化了50多家直接从事先进制造业和航空产业的企业,其中“链主”企业7家,有力支撑了当地航空产业发展。

        搭建从“书架”到“货架”的桥梁,今年成都把科技成果转化列为三个“一号工程”之一,着力解决高校院所科技成果本地转化率不够高、企业承接成果转化能力不足、中试熟化平台数量较少等问题,让更多科研成果从样品到产品、从实验室走向生产车间。目前,成都已分批建成备案中试平台和概念验证中心69家,覆盖8个产业生态圈。四川大学唐成康博士团队在高新蜂鸟智能硬件中试平台完成“关键一跃”甚至“惊险一跃”,会“呼吸”的捕蚊机从这里走向市场。

        创新性配置生产要素,加速激活新质生产力,点燃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我们深切感受到,从“新发展理念”到“高质量发展”再到“新质生产力”,科技、人才、产业迎来向“新”而行、以“质”为胜的春天。